只有伤心的人才听懂的歌


心死去的人,偶遇一群陌生人,在一间伤心咖啡店里。于是,她的心第一次感觉活了起来。因为心活了,她必须寻找那活着的意义,于是再一次出走。上一次她出走家中,认识一群朋友;这一次出走她再也没有回来,其他人也各自散去。可是那间伤心咖啡店,仍然将每个人的故事安静地安置在每一个角落。

这是《伤心咖啡店之歌》的大纲。几年前已经听过它的大名,等我把它找来读时才发现,怎么那么巧啊人物设定竟然和现在的我很相似:29岁、不断转换工作、寻找着活着/生存的意义。这样也对,只有我到了这种年龄,才会想找这类书籍来看。我想:我应该读得懂这个故事。

伤心咖啡店里,有寻找活着的意义的、有放浪形骸的、有孤芳自赏的、有追名逐利的、有冷眼批判的,每一个人都有不想他人窥探的过去。那过去承载了上辈子的痛苦,摇摇摆摆地在时间之河里漂浮,直到我们死去,然后把它传给下一个在时间之河经过的人。正因为痛苦不断刺痛我们,我们不停地审问自己为了什么在这里。找不到答案,我们害怕了,于是学懂了伪装自己。

海安的放浪,源自陪伴的渴望。

马蒂的摇摆,源自孤独。

小叶的痴情,源自彷徨。

吉儿的理智,源自过去义无反顾的狂野。

因为无法在社会肯定自我,所以我们伤心。为了不伤心,我们穷一辈子去达致别人定义的“人生目标”:金钱、爱情、家庭、地位。可是这些盲目的追求,又倒回来变成重重枷锁把我们压得很低很低。那么,这些目标又如何令我们获得圆满人生的喜悦?于是,伤心的人更伤心。

书中的人最后都找到自己的答案。人生可贵的地方不在于寻找一个确凿的答案,而是体验伴随身旁的五光十色,去细细体验生活给我们的起伏,熬过去,也就不枉此行了。庆幸的,我在某年某日已有类似领悟,可是读到体验人生那一段时,心中仍然激动。

现实中,我当不了海安,当不了马蒂,当不了吉儿或小叶,能当的只是素园的角色,在被限制的环境里为生命创造色彩,哪怕只是一点。

没读过那本在咖啡店等一个人的畅销书,不过我已经找到了自己咖啡店的书。这首伤心的歌,唱进了心坎里,你纵然未必动摇,总也能激起一点心湖的涟漪,开始了生命的沉思,连绵而悠长……

当选择了一份不适合的职业,我…

再一次决定转换职场跑道。与以往不同的是确定了日后的发展方向,所以义无反顾地离开。尝试了接近两年的大企业职场文化,它一点一滴地在我性格和思想上留下痕迹。改变有好的坏的,令我感受最深的还是那些负面的改变,同时让我察觉我的精神层面仍然没那么强大。于是,今天想做一个小总结,讨论一下选择了一份不适合自己的职业带来的影响:

一、每天都没有上班的动力。每天早上醒来的一个念头,不是赶紧起床洗漱,而是想着该用什么借口不去上班。不想去面对那些纷纷扰扰,不想开无聊的会议,可是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亲切友善的面孔。我一直想窜逃,却还是拖着没有活力的躯体进入办公室,为的只是那一份薪金,其他的理由?我找不到。

二、生活的所有事都变得毫无意义。好不容易把自己拖下床褥在地铁和巴士上变成其中一条沙丁鱼,脑里却不断问自己:“我现在做的一切是否有意义?”往往给自己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在办公室里所开的会议、所受的气、所忍受的愚昧,都不见得为自己为他人带来了什么振奋的改变。唯一改变的,也许就是CEO们的年终花红。

三、对一切东西都变得负面。那种负面的态度和面孔,偏偏是自己打从心里瞧不起的那种。把工作的怨气带到私人生活里,对家人对伴侣总摆出一副臭脸。甚至在约会时,话题都只围绕在工作的不满。我明白每一份工作都有各自的问题和烦恼。但是如果因此影响了我的私人生活,一就是我允许它来扰乱,一就是它带来的负面压力已经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我不只对身边的人诉苦,也渐渐觉得改变现状是不可能的,为了生活为了将来只可以被动地接受一切一切,包括已经不快乐的生活。我念过心理学,这种心里状态称为“learned helplessness”。当有一晚我察觉自己已经有这种无助感,就知道应该作出改变了。


之前的工作确实带给我比较富裕的生活和珍贵的经验。没钱万万不能,可是钱也不是万能,尤其是金钱买不到职场满足感。没有满足感,我继续留在同一个地方也没意思了。我已经选择改变,希望下一份工作带给我的是更好的工作经验,让我成为真正快乐的人。

非如此不可的生命之重

鸣谢:CEA

对于即将踏入另一个人生阶段的自己来说,紧张和不安总是大于兴奋。这些心情的原因,不外乎对于未来一无所知。

记得当初写过一篇部落格帖文,说的是为什么人生一定要“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地依循着前人为我们设下的种种期许。我们难道不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吗?当然可以,只不过选择了随心所欲就意味着变数更大,必须面对更多更多独自面对未明前景时的彷徨和恐惧。况且,年龄渐渐放大那种恐惧,在压力之下,只要看到其他人都过着同一种生活模式,那种千篇一律可是“安全”的模式。“安全”,是因为可以预见未来。臣服于恐惧,于是大部分人也臣服于安全的生活模式,也更强化了那“非如此不可”的印象。

你非读好书不可。

你非考得好成绩不可。

你非找到一份好工作不可(好的定义实在因人而异,尤其是父母和孩子的分歧)。

你非在n岁之前结婚,生子,买屋。

你非XX不可,你非YY不可……

十年前的我,对非如此不可的安排嗤之以鼻。

可是十年后的我,主动接受这些非如此不可的人生负担,如婚姻。这个负担沉重,我了解,只是不知道它会有多重。只有沉重的负担,才可以使我们的生命贴近大地,更真切存在*。我要的,是透过全心爱一个人和对她许下的承诺,来体会生命的种子在忙与盲的日子里跳动着,就像心跳提醒我仍然活得好好的,这样我才可以感受内心的喜悦。

生活时时刻刻都是一场挑战,我惧怕,但我不退缩。能够昂首挑战人生种种关卡,我无愧天地父母亲友。更重要的是,她愿意紧握我的双手走遍天涯海角探索未来。单凭这一点,我成为其中一个随波逐流的凡夫俗子,又何妨?


*“非如此不可” Esmusssein 和“沉重的负担使生命贴近大地….”皆来自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

除夕随笔

今年除夕,反常地平静,也反常地让自己享受宁静。

两个小的不在家,所有家务也都做好,父母都去睡个午觉,我再度拥有个人空间。随意翻了翻书,也只是因为心中那“想做点什么”的不安分在鼓动,并不是真的想看书。于是我决定战胜它,把书搁在一旁,也躺在客厅迷迷糊糊睡了十五分钟。

醒来,没有头痛欲裂,只有灵台清明,才察觉自己很久没有这种充电的感觉。岛国生活紧凑,加上工作烦心迫使自己不断思考未来出路,想要找个宁静和放松的地方和时间什么也不做地赖着,却变成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在家里,我才是自己狗窝的主人,不需要伪装成谁或谁。

一直想要做些什么,却到头来什么都做不了。越多事情争夺着自己的注意力,就无法完成每一件事。缺乏专注,恰恰是我身心疲累的原因。
今天,新年假期令我再次想起空闲时间的无用之用。什么也不做,其实就是完成了最重要的事:休息。


新的一年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常得内心祥和,戾气消减。

踏着过去的自己前进 - 2014年回顾

图片来源:网络
2014年,太多天灾人祸,却使自己与身边环境息息相关的角色愈发显著。

今年比较少投入公民运动,除了地域限制、个人限制(你懂的),我也把重心放在规划未来方向上,唯一能够贡献的就是金钱上的援助。可是这些都不削我对时事课题的关注。观察了台湾太阳花学运和香港雨伞运动后,再结合自己和网络上的一些看法,赫然发现这句话才是真谛:“自己的国家自己救。”直至现在才有这种领悟,皆因我也曾经对一些人物过度崇拜,如王X和龙XX,每当他们来到马来西亚都希望他们可以针对本土公民运动发展提供一些方向。可是,后来发现了他们的回应是典型的公关言辞,我的“追星梦”也醒了。别人不了解我们的情况,那是他们无知。我们自己不可以放弃,更不可以气馁。明年,我期许自己在这一个领域可以贡献更多。

今年最大的成就,就是还清学费债务和合约。当这两件事同时完成后,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雀跃,也没有一洗颓风的畅快,这颇令自己惊讶。有的,只剩下复仇成功后的空虚,坚持四年多的还债,就在一通电话一封电邮解脱了,听起来也有点讽刺的意味?

咖啡生意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也庆幸找到了一家可以汲取实际工作经验的咖啡馆。我的技术仍未成熟,但是想到自己仍然循着原定计划一步一步前进,还是难掩欣慰。追求目标的当儿,又怎可以忽略身边的人给予的支持?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

两个小瓜诞生,让我对生命的角色的认知进入另一个阶段。从今以后我所做的一切不再为了我自己,而是要赋予下一代更好的一切,至少要比我们现在的好,让他们在面对世界残酷时,还有我们的爱作为他们坚强的后盾。只有爱,才是让我们继续汲汲营营的动力。

这一年自己处理两性关系上明显地进步了。除了自己不断在错误中学习(请自行想象),还得感激她的包容。我们不是完人,偶尔也受不了彼此的脾气和习性。可是,撇除了大大小小风波,我也看到她的决心和真情。谢谢你,艳。

说得有危机意识一点:再过三个月就是29岁了。这一年发现自己还有老毛病,不够沉着,然后看人看事还不够全面客观,原因是自己常常放任情绪驾驭思考。实在没有本钱这么耗下去,所以我还是设下了一个新年愿望:少发一点脾气,这样就够了。

我们活在一个充满苦难、压抑、不公的社会里,考验像洪水般不断淹没我们,拍打着我们的身躯和意志。许多人都想看着我们放弃,可是我们应该吗?越想我们放弃的人,是因为他们惧怕我们醒觉后的强大。我们所害怕的不是这些鼠辈,而是心中的另一个自己,另一个懦弱、甘于现状的自己。


2015年的我,将会踏着过去的自己走下去。我不害怕,在天灾人祸面前,我要勇敢,我也会勇敢。

Proton Saga

图片来源:当今大马

笨蛋是proton
傻瓜是saga

笨蛋说2020先进国宏愿
傻瓜拍手跳高欢呼叫好

笨蛋说华人回唐山,印度人比蛇狡猾
傻瓜说他们的言论被扭曲

笨蛋搞了一间不是独中的独中
傻瓜说先入读,想象他是真独中就好

笨蛋说没有贪污问题,只是东西买贵了
傻瓜没有责问,只是关心Starbucks好不好喝

笨蛋把原住民的土地抢来建水坝
傻瓜说有发展才是好事

笨蛋未审先扣,颠倒黑白
傻瓜说:“哎呀,不要搞这么多事啦!”

为什么我们甘心被笨蛋管理?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傻瓜?
而原本聪明的懵懂的,最后也顺应时势,不是变成笨蛋,就是傻瓜。

欢迎来到21世纪,由笨蛋和傻瓜组成的世界。

以貌取人:首先我自己用什么面貌对人?


今天想讲两个故事。

故事一:
那是五月带家人去台北旅游的时候。到了最后一天,我们四个人背着重重的行囊,跟着旅游中心员工温馨的手绘地图站在街角等候机场巴士。那时候是12点,空气有点热,候车处又是公共巴士站,可以乘搭巴士到旅游热点如九份和黄金博物馆,眼前不是旅客,就是不断招揽客人的德士司机。

有几个德士司机看着我们一身旅客的打扮,试探性地问“要不要去九份?包车?”,被拒绝后仍然在原地徘徊等待客人,就像秃鹰等待即将死去的动物。我手里拿着地图,在候车上车的人潮里等了约20分钟,心里也开始着急了,表面仍然假装镇定。

这是其中一个德士司机走过来了,再问一次:“你们是要去哪里的?”

“去机场。”我看了他,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嘴里咀嚼咀嚼,我猜是在吃槟榔。体型略嫌魁梧,加上粗声粗气,似乎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去机场不是这里啦,是要在下一个转角等。”

我迟疑了一下,当下的反应是拒绝:“不用紧,我们再等一会儿。”

“你等到天黑也不会有车来的,不信你过来看,这告示牌都没写这里有机场巴士。”

“我们待会会过去看看。”我仍然不信。

这时妈妈赶紧站出来,向德士司机连忙说谢谢谢谢我们现在就过去,然后拉着我们走向下一个转角。她说:“反正都等了一段时间都没有巴士出现,不如去看看。”

走进了转角,就看到一辆机场巴士停着,我的脸庞顿时发热。

故事二:
某个晚上在小贩中心吃晚餐,我要了一碗猪杂汤,回到桌子拿了钱包又走回去摊位等候我的食物。

我刚停在摊位面前,身后传来一把稚嫩的声音:“你要吃什么?”我想这不是对我说吧,头也没回。“你要吃什么?”这次声源感觉更靠近我了,确定是对我说。

我转过头去,一个大约四五年级的男生站在我面前,用30度的视线仰望我。我也用30度视线俯视他,然后我俩之间沉默地对望3秒。

3秒,整整3秒,我俩就只是盯着对方,不说一句话,可是每一秒里,我脑袋至少闪过3000多个念头:
“为什么他问我要吃什么?”
“他是不是要跟我讨吃的?”
“他是不是要敲诈?”
“为什么他身边没有大人?”

最后,我在第2846个念头中找到答案:他是摊位老板娘的儿子。

第4秒,我开口了:“不用了,我已经叫了食物。”顺便给了他一个笑容。男生看了我,就进去摊位帮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

说这两个故事的原因,是因为它们提醒了我自己内心无时无刻存在的偏见。看见比较粗旷和稚嫩的面孔,我内心就自动建立起防御机制,深怕对方有所企图。当自己一开始就有这种负面的偏见,我又怎么能够看见对方美好的一面?

粗旷的德士司机,代表着台湾对待旅客的热心。

稚嫩的小男生,代表着对家庭的责任。

而我,在这两起事件里用丑陋的观念去以貌取人。我也相信,当时的我也带着这丑陋的面孔回答德士司机和男生。我怎么看待别人,别人就怎么看待我。

我不是圣人,偏见与歧视就像一头困兽,无时无刻毫无预警地冲出脑袋。对于还是社会新鲜人的我来说,在社会大学里要学习的,就是如何驯服这头丑陋的野兽,让自己的价值判断尽量平衡。很难,可是我以后会做得更好。